ҵ| ҵ| ׿Խɼ|

ҵ

  • 这一题终归是躲不过,江徽羽沉吟片刻,郑重地开口:“其实,这样的我才是真实的我。只前在你面前的完美形象,那才是我的伪装。你也知道,我的家教很严格,父母都想把我打造成一个知书达理多才多艺的名媛,我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,要注意的也很多,但那都不是我想要的。尤其是喜欢上你只后,以为你就会喜欢那样的我,所以便做得更小心。但是长期戴着面具,在家里也不能放松是真的很累的。我就突然觉得太累了,所以就想趁着这段不在家的时间回归自我放松一下。” 这只言片语的对话,让旁人对两人的关系产生了大大的疑惑。尤其是两个前台,她们每天守在大厅,经常能见到纪南荀出入,他跟什么人在一起她们经常都能看见,身边不乏各种风姿的女人,但一直到现在也没真的听闻纪南荀跟哪个女人有特别亲密的关系。 江徽羽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,再放下杯子时不经意瞥见纪南荀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。愣了愣,疑惑地用嘴型询问:“怎么了?”
  • 江徽羽瑟瑟发抖,这纪南荀又不按套路出牌!这原书中都是原身出招,纪南荀接招并且看破不戳破,怎么现在她想休战了,纪南荀持续出牌?! 在纪南荀眼里,原主才是那个设计他的心机婊,相比起来这小表妹就是一个单纯无害的小可爱,这两人目前才第二次见面,哪可能就莫名其妙讨厌人家。